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反攻大陆 >

50年代国共秘密接触:台湾点将曹聚仁成两岸密使(3)

归档日期:09-28       文本归类:反攻大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57年夏天,大规模的“”开始了。即便如此,曹聚仁在1957年中仍两次回过大陆。一次是4月到北京。他与又有一次交谈的机会。就在这次宴会上,首次明确提出“我们还准备进行第三次国共合作”。

  针对大陆热火朝天的,曹聚仁在给“台座”(指台湾蒋家父子)的信中转告周恩来的话,“千万勿因为有什么风吹草动,就意志动摇,改变了原定的计划。”,“台座”有何反应,没有资料证明。但1956年两岸开始接触时的气氛,到1957年下半年似乎已经起了变化。外有“波匈事件”,内有“”,两岸间的第一次和谈机会稍纵即逝。

  1958年夏天,台湾海峡局势突然紧张起来。8月17日,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开会,对炮击金、马最后拍板。第二天,又致信国防部长彭德怀部署战事,并定下“直接对蒋,间接对美”的方针。

  8月22日,联合国紧急会议讨论通过阿拉伯国家要求美国从中东撤军的提案。第二天,就下令向金门开炮。实际上,从7月中旬就开始为此做准备工作,向福建调集军队。“823”炮战是正午12时突然开始的。但这天早上出版的新加坡《南洋商报》却已以郭宗羲的名字报道了金门即将炮战的消息。

  一时间海外报刊媒介纷纷转载这条消息,“郭宗羲”这个名字也一下子为众所瞩目。消息来源自然是数日前已从香港飞到北京的曹聚仁,而向他提供这一军事秘密的,正是本人。

  三十年后,曹景行在香港遇到了当年主理《南洋商报》香港办事处的郭旭。他告诉曹景行,当时接到曹聚仁从北京发来的新闻稿电报,一时不知如何处理,就决定用自己的姓,造出“郭宗羲”这个名字发表。

  童小鹏当时是主席办公室的主任,接见曹聚仁,他都在场。他在回忆录中说:“这年八月,接见曹聚仁,要他把炮击金门的行动转告台湾。”

  原中调部部长罗青长告诉曹景行,“此事毛十分重视曹聚仁,说这是政治性探视气球”。

  据曹景行研究发现,1958年10月13日也就是作出炮击金门的决定50天后,在周恩来、李济深、张治中、程潜、章士钊的陪同下,对曹聚仁说:“只要蒋氏父子能抵制美国,我们可以和他合作。我们赞成蒋介石保住金、马的方针,如蒋撤退,金、马,大势已去,人心动摇,很可能垮。”

  根据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金冲及的《传》,此想法在1958年会见曹聚仁的一段谈话表露出来过。

  曹景行回顾整个六十年代,“两岸和谈比五十年代更深更具体。”然而,此时两岸间的暗中交往要低调得多,也稀疏得多。蒋氏父子一度有意同北京和谈,当看到中苏趋于分裂,中共内部出现路线之争,“”又造成经济建设挫败,打消了和谈之意,重起“反攻大陆”之念。1960年台湾海峡形势再度紧张起来,“原因即在于此。”曹雷说。

  曹聚仁的一位朋友在香港《七十年代》杂志上说,曹生前向他透露,1965年两岸间曾达成过六项和谈条件。上海作家叶永烈,也曾在台湾日月潭畔的涵碧楼看到有记载,曹聚仁1965年某日在那里见过蒋氏父子。

  1966年国内“”开始后,坚守在香港的曹聚仁日子也越过越艰难,有好几年可谓“贫病交加”。在他给女儿曹雷的家信中说道:“国际局面变化很大,我这个灯台守,只能痴汉等婆娘似的,等他们送媚眼来,只不知何日好事能成双耳。”(1971年7月28日)1971年12月31日的一封家信中他说:“我的中心,决意转在澳门,因为我到台湾去既不能坐飞机,又不能坐轮船,只好坐渔船到左营,从左营飞日月潭,见了面就回来,不能让香港当局知道的,一切以住澳门为便。”

  【“文坛隐士”塞林格】塞林格以“文坛隐士”著称。一次他看到自己的照片被印到了《麦田里的守望者》的封面上,立马让编辑撤了下来,称“觉得作呕”更多

  【刘志丹笑对高岗:坐监狱等于休息罢了】1931年,在陕西彬县搞兵运的刘志丹被杨虎城部将苏雨生逮捕,戴上12斤的铁镣,严刑拷打押入大牢。高岗只身一人更多

  邓拓是一个文人,自认为“书生”,他也是一个忠诚的员、高级干部,矛盾的双重身份曾使他的人生大放异彩,也使他的命运坎坷纠结。1949年以后,作为中共中央第一机关报《人民日报》的总编辑,邓拓卷进中央领导阶层的内部分歧,直面中国往何处去的路线之争。他被推到历史的悬崖边,进退两难。1966年,“文革”以他和吴晗作为突破口“祭旗”。邓拓选择玉碎,为他的矛盾和痛苦画上句号,也为一个时代的悲剧拉开序幕。他是因“文革”而自杀的第一人。

本文链接:http://18phonesex.com/fangongdalu/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