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反攻 >

以前看的一个bl小说攻是个魔王受是个双性人最后生子了

归档日期:08-19       文本归类:反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很久以前看的一个小说了,攻是个魔王还是个异界的王,第一次看见受的时候好像是被下了药还是走火入魔了,反正是把受当成女人了,受是个学生而且是个双性人,最后攻把受带回他那个世界...

  很久以前看的一个小说了,攻是个魔王还是个异界的王,第一次看见受的时候好像是被下了药还是走火入魔了,反正是把受当成女人了,受是个学生而且是个双性人,最后攻把受带回他那个世界了,还生了孩子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枉他还好心的把那个‘受伤’的人捡回家,为什么会这样?他又不是女人,虽然长的有点像,可是摸一摸就知道不是啊?那个王八蛋——......55 55 55 55 5还他的第一次啊!什么?早上起来,人就不见了!那他……哼哼!没想到一觉醒来自己会被一个(浪)荡的女人弄回家,好吧,既然人家都把自己的衣服都脱了,那也就……呵呵!这真是好笑,他堂堂的欧亚黑暗组织的第一人,竟然会看走了眼,把男人看成女人……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个小东西能挑起他的欲火,那他就不能白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亏待了自己……恶心!呕吐!困!看见油腻的东西就吐的站不起来……怎么回事啊?

  该死!为什么出来玩也能遇上上这样的事?车祸!呵呵!他还没骂是哪个不长眼睛的东西,闭着眼睛开车,一个三岁大的,全身是血的小孩就扯着他去,救自己的母亲!

  好吧,反正自己现在正在扮演一个普通人。没想到,还跑出来一个圈套!好玩!那他就好心的送这些人一程。今天刚好是十五!给对方表演一下特级,也不错!

  早就从亚尼那里得知,有人想对他不利,没想到对方来的这么快!不但快,还是在他偷偷一个人出游的时候!

  敖睦。欧亚地区的魔王。所聚集的财富,可以购买一个世界第五大的国家!黑白的企业集团遍部世界各地!只是树大招风,就算他的狠心手辣恐怖到,全世界所有黑暗世家闻之丧胆!也还是有很多不要命的,想跟他过过招!呵呵!他到不怎么在意,反正时时的如此,也正好给自己增加某些娱乐!随便锻炼下身体!即使不小心自卫过度,也不过几只臭虫,不会有人来认领,拿出喂狗,刚好!

  从后视镜里看着远远看着身后,车子爆炸引起的熊熊烈火。敖睦诡异的想着刚刚三人,包括那三岁小孩在内,被自己的变身吓死的惊恐模样,真是快意!他活了几百年,可不会那么容易被几个小小的人类左右

  就算要杀他,也该派个和他有同样有特殊背景,并且异于人类的‘人’来吧!他可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魔王家族的正统继承人啊!哈哈!

  沈贝翌收拾好同事小罗刚刚给他的晚餐——(一些客人吃剩的饭菜)准备离开打工的餐厅回家。手里的这些饭菜说的好听是给他养的宠物吃的,其实都是他要吃的。而且这些东西将是他明天在学校的午饭和晚餐。

  “路上小心点啊,小美人!千万不要欺负路上遇到的色狼哦!”小罗调皮的笑着提醒。

  沈贝翌倏地回头,露出他认为很凶的表情,喊道:“你想被我踢到太平洋去,还是想皮痒想试试地板的滋味?”

  呃!!!小罗站在门口,边关门,边装出很怕,又变态的样子,道:“不要呀!人家又怕痛,又觉得那个什么太平洋太远,哎!对了,太平洋离我们这里是很远的对不对?”看沈贝翌一脸要扁人的表情,不怕矮的继续,“恩?你选个近点的地方把我踢过去,呵呵!我家怎么样?走回去要三十分钟哎!人家一个人回去,好怕怕哦!”

  沈贝翌转身不再理会小罗,他知道,那家伙是故意这样,是想帮他驱散一个人回家的恐惧。只是对方住的地方,刚好和自己住的地方是相反的。开始的时候,曾经把他当女孩子,要送他回家,结果当然是被沈贝翌的抬拳道黑带二段吓到。从此,就不再多此一举了。只是时不时的还是喜欢在他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男子气概!哦!过了,自己明明也是男人吗!

  不要看他平时总是一脸笑容,幸福的要命似的。其实,他不过是个孤儿。从小就是孤儿的他,在他三岁那年被一对好心又孤独的老夫妻收养,并且像养自己孩子一样,给了他正常孩子应该拥有的一切。只是好景不长,在他要大学的时候,那两位养育了他十三年的老夫妻,在一次车祸中去了。从此他又是一个人了。

  孤独的考上本市的A大学,因为家里的原因,不但拿到了奖学金还被列在贫困生里。即使如此,他的生活还是很拮据。老夫妻的积蓄本来就不多,一个葬礼,就再也没有钱了。其实有时候沈贝翌甚至很没良心的想还好养父母的钱,能讲究着把把他们的葬礼办完。样不然,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高中的时候他很想去打工解决他们家日渐拮据的生活消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刚刚找到工作,就被怒气匆匆的养父给辞了。

  在养父眼力他的儿子不能去给别人当仆人,他的儿子将来是样成为万人睹目的成功者的。只是他没想到,就是他再阻止,他的养子还是在他死后不得不去为生活操劳。

  养父母死后,他们的房子也被人以莫名其妙的理由收走,逼的沈贝翌不得不去找房子,奖学金不可能一年到头都有,贫困补助更是不够他付一次房租的三分之一。

  看看四周,夜已经安静了。“灯火辉煌的华丽世界只是给成功者准备的”这是养父的一句话。如果你不成功,你只等做城市下水道里的老鼠。甚至在临死的时候,见他最后一面的时候,仍然告诉他不管怎样,一定要成功。

  沈贝翌一边走,一边想着今年的下半学期的学费怎么办,奖学金付了上半学期的学费,还下半学期的五千元学费没有交。如果就考他打工赚来的这点千,怎么省就只有三千多,这样交了就没有房租和吃饭的钱了。更别说,他每个月都必需要买的那个药。

  “那个药不买,一到时间恐怕就出不了门了。MD,跟女人一样!不吃药就流血。”沈贝翌自言自语的发着闹搔。忽然,咚的一下,被人拉倒了下去,爬在地上,还没看清,就闻到一股血的腥味。低头,一个人正倒在自己身下。而且白色的衬衣上大片的血迹,正被白亮的路灯照射的异常恐怖,吓的他马上就翻身站了起来。

  “不会是死了吧?”沈贝翌打了冷战,在心里嘀咕。抬腿要走,却发现自己的裤腿被人拉着。

  慢慢的蹲下身,伸手想试探一下,那方还活着没有,心里祈祷千万要是个活的。啊——!哦!还,还好,呵呵!还是活的!

  “喂?你放开行不行?”沈贝翌试探性的问,别怪他这样冷漠,见死不救。这年头好人难做,看看对方身上的血,搞不好是跟什么黑暗组织有关,他才不要惹祸上身呢!

  “带我回家。”爬在地上的人开了口,不过口气怎么听也不像是在求人,不要怪他多想,那口气根本是在命令人。

  然后,然后便是无尽的沉没,思想的挣扎。地上的人在吼了那句话以后再也不说话了,只是手还是死死的抓住沈贝翌的裤腿。

  沈贝翌站着不动,这里离自己家已经不到十分钟的路程了。只是,到底要不要救地上的人呢!

  答案是肯定的。沈贝翌救了地上的人。回到家,还好心的帮人家擦了身体,这时他才发现,原来那人根本只是喝醉了酒。身上的血不是他的不说,还一点事没有。那血?据沈贝翌猜测,可能是从某个受伤极其严重的人身上沾来的。

  沈贝翌自己只有一米七多一点,但是看那男人恐怕已经到一米九了吧!所以帮人家擦完身体以后,男人以前的衣服都染了血,自己又没有适合男人的衣服,怕对方弄脏自己被子和床的沈贝翌,就省事的不给对方穿了。(注明:只脱了上半身!嘿嘿!)

  唉!沈贝翌要是知道,就是因为他这好心,因为他没给对方穿衣服,造成了后来的悲剧,打死他也不救这人,或是给那男人擦身体!(沈贝翌:当时我不是怕他弄脏我的被子吗,哪里想到那么多!)

  小号的双人床因为男人魁梧的身躯躺在上面,显得有点窄。沈贝翌躺在旁边,正好构成了一副绝美的小鸟依人图!嘿嘿!

  沈贝翌翻了身,面向男人。抬头正好看到那男人的脸,呃!好帅哦!有点被口水咽到。不自觉的摸摸自己的脸,再看看那男人的脸。呜——!不公平!眼睛里满是哀怨。为什么就他长的不像男人呢?为什么?不管是谁,在大街上胡乱的拉一个来,只要是带把的,都男性味道十足。

  可是,回头看看自己,脸就不要说了,只要穿可爱点的衣服,走出去人家就铁定当他是女孩。身材更是可怕,都长到18岁了,还是没见有点肌肉,反观皮肤,还有点像女人的,呃!嫩嫩的

  “这肯定要花很多时间和金钱锻炼和健身的,我是没有时间锻炼,才,才会这样的!”沈贝翌喃喃的自我安慰。可是转念想想自己高中时也没少打篮球啊!抬拳道都到了黑带二段。就算是现在穷的时候,身体瘦弱,皮肤苍白了点。养父母还在的时候,他的生活还是很好的啊?为什么还是长了这样的身体很面貌?沮丧的甚至怀疑,是不是就因为自己是男人又长的不像男人,所以亲身父母才不要的!

  欣赏完面前完美的壮男,沈贝翌安静的躺在男人的身边,本来因为男人的到来而无法安心入睡的他,在闻到一股来自男人身上的奇怪香味后。莫名的安心,然后睡着了!

  那是什么味道,只觉得很好闻!闻完以后,有种很安心的感觉。沈贝翌在梦中安心的想。

  早上六点,沈贝翌起床。男人依然没有醒。把从店里带回来的饭菜,热了一热,可怜的分给那人一点,自己带着剩下的去了学校!

  这学期他上大二,因为是开学第一天,所以没什么事。提早离开学校,去了店里。因为开了学,不用再上全天的了,所以他在店里上班,要时间算。一天上六个小时就可以了。提早去的话,可以提早回家!

  所以,今天他在十一点的时候就回了家。早下班,自然就没有免费的饭菜了。就得自己掏钱去买。在楼下的小店买袋方便面,才想起昨天自己似乎带了人回去,不知道那人还不在?如果在的话一袋可能就不够吃了。

  回到家,看看早上留给那个家伙的饭菜还在,缺点对方还没醒!有点担心,过去试试,还好,还有呼吸!近了还能听见细微的鼻酣声。

  沈贝翌呆了呆,站在床边小声的问:“喂?起床了,你吃饭吗?我买了方便面。喂?听到没有?如果你不起来的话,我就不煮你的了?”推了推对方,没反应,自顾的嘀咕,“是你自己不起来的哦!我叫过你了。那我就不煮你的面了,本来我还有一个鸡蛋,还想分你一点的,这样看来,是你自己没口服了。”

  伤心!沮丧!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好好的一碗面被一个臭掉的鸡蛋糟蹋了。但是,今天晚上总不能饿着吧?转头看看早上流给那家伙的饭菜!呃!好难闻,馊掉了!

  再看看另一包面!好想吃!但是,如果床上的人醒了着自己要吃的怎么办?算了,晚上一顿不吃正好减肥,虽然自己不减也已经很瘦了。祈祷,那家伙明天醒了就走,这样就可以省下来自己吃了,呵呵!

  死死的盯着桌上的方便面,沈贝翌用眼神警告那面:“一点要保护好自己,等明天早上我来吃你哦!”

  饿着肚子睡觉不是没有过,可是今天在学校大扫除,在店里又跑前跑后。晚上吃的那点东西根本不够。看看眼前躺着的人,嘀咕着,要是早自己你不起来吃饭,我就自己吃了,也不用晚上只吃那么一点点!希望可以做个好点的梦,只梦见回锅肉和白米饭就好了!他不贪心的!

  有人咬自己的乳头?敖睦睁开眼睛,正好看到这一幕,一个可爱的女孩,正闭着眼睛十分享受的咬着自己的乳头,一会儿舔,一会儿咬的动作,虽然就做爱技巧来说,在他遇到过的男人女人里,这个女孩有过于生疏。只是那嘟起的红艳艳的小嘴,一副不满足的样子,仍然让刚刚从闭关里清醒过来的敖睦,欲火窜起。

  看看周围,原来昨天自己是被这个人带回家的。昨天满月夜后在自己本能的驱使下,他模糊的记得拉住了个人,并且要求他带自己回家,原来就是这个人。

  “好吃!”沈贝翌迷糊的说,刚刚还在想睡着以后要梦见回锅肉和米饭,没想到一睡着就看见了满汉全席!吃的他是不亦乐乎!中间有人拉住问他菜好不好吃,他高兴的回答‘好吃’然后,继续!

  “呵呵!”敖睦看着那小人一脸沉醉,不觉好笑!“既然,你觉得好,那我就奉陪到底吧!就当我付你的房租,怎么样?”

  “唔!”沈贝翌正吃着自己的满汉全席,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咬了一下自己的乳头。一瞬间,好象有电一样,下的他从梦里惊醒过来。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嘴就被吻住!

  在沈贝翌惊吓的时候,对方的舌头进入了他的嘴里。然后,凶猛的进攻,直吻的沈贝翌又一次觉得自己进入了梦乡!

  “好甜的味道!”男人在怀里的小人快呼吸不过的时候离开了一下,眼睛里满是赞许和宠爱。

  男人又吻了上来,边吻,边道:“不要说话,我会让你很舒服的,闭上眼睛,好好感受就好了。”盅惑的声音在他说完,再一次深深的吻了下去,把小人身体里的空气几乎抢夺光了。

  男人的嘴离开后,沈贝翌只能大口大口的去呼吸新鲜的空气,混乱模糊的神经让他一下没有反应,乖乖的任男人摆弄。

  敖睦实在感到不可思议,这个小东西竟然那样的香甜!光是一个吻,就可以让自己的分身坚硬起来。

  呵呵!有点好笑,刚刚还以为是这女生本来就是平胸,看来自己也有迷糊的时候,现在摸到了那里,脱了对方的衣服,就不得不承认,怀里这个小人是个不折不扣的男生。

  “走开,不要啊!唔!不,那里,我,我是,我是男生啊——恩!”沈贝翌的挣扎和反抗在对方熟练的技巧下,变的软弱无力,支离破碎。

  敖睦对于小人儿的呢喃根本是充耳不闻,只是好笑的看着手里解放出来的***,道:“你真是快哦!是我技巧太好了吗?”

  “呼”虚弱的喘着气,无力的躺在男人的怀里,沈贝翌道:“我,我,我是男生”

  “刚刚让你太快的射了,真是失误,我想你一定没享受到。不要反抗了,我会很温柔的,也会让你很舒服的,相信我”

  “没有也没事,既然没套子,润滑剂什么的是不是也没有?”敖睦自顾的说着话,将沈贝翌抱在了怀里,然后一手抚在他的乳头上,一手向对方的后庭探去,并且恶作剧的一下子就按了进两个指头去。

  敖睦皱了皱眉头,低声道:“你不会是”手指抽动了几下,感觉手上有股热的东西,把手指抽出来一看,竟然是——血!

  “该死!明明是你自己勾引我的,现在竟然敢给我流血?”敖睦一下子有点烦躁,自己的欲望可是一直都忍着,现在怎么办?看看怀里的小人儿因为呼吸,不断起伏的胸腔,还有那胸腔上面樱桃红的颗粒。欲望TMD又一次被惊醒。

  “啊呀——”沈贝翌被突然进入的火热撕列,痛的一下子没有声音。就在他要痛的昏厥的时候,对方猛的抽送又把他痛的清醒过来。

  “记住了,小鬼,这都是你自找的。给你个教训,叫你以后不要做愚蠢的行为。”敖睦猛力的在怀里的小东西身体里抽送,现在他只想赶快发泄自己的欲望,然后走人。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老觉得自己仿佛被耍了似的,心里十分的不快!

  用了两次才发泄完自己的欲望,赞叹这个小东西虽然受伤不浅,却没有晕过去。看看时间,已经早上四点快了,起身帮对方清洗了一下,小东西终于在他那窄小的浴室晕了过去。在屋子里转了转,找到药箱,拿出里面的消炎药,捏成粉末,给小东西涂在后庭里。

  穿上已经被小东西洗凉干的衣服,才发现,这小鬼不是普通的贫困!忍不住从身上掏出钱。出门的时候,他甚至有一种想法,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把这小东西弄在自己身边,只是这个想法来的快去的也快!他们可不是属于真正的人类啊!

本文链接:http://18phonesex.com/fangong/3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