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反干扰 >

复杂电磁环境对联合侦察的影响及对策

归档日期:08-14       文本归类:反干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军未来联合作战将面临着极其复杂的电磁环境。认真研究复杂电磁环境对联合作战行动影响,积极寻求有效应对之策,对于夺取联合作战的胜利,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一、复杂电磁环境对联合作战行动的影响未来联合作战,造成战场复杂电磁环境的因素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作战对象的电子干扰能力较强。主要作战对手电子战部队装备有多种电子战飞机,而且各型飞机、舰艇上均装备了多种电子干扰系统,可实施高强度、多频域的电子压制和干扰;如果强敌介入,很可能直接对我实施电子干扰和压制,则将对我构成严重威胁。二是我方用频设备密集。未来联合作战中,我陆、海、空军和第二炮兵的电子对抗部(分)队将大部投入使用,而且参战力量的电子设备和信息化武器系统种类多样、型号各异。三是民用电磁信号繁杂。作战地区信息产业发达,通信设备的种类、数量每年以较大的速度递增,不仅各种民用电磁信号多、强度大,而且频率范围宽。四是自然地磁及雷电等复杂气象条件产生的电磁干扰现象难以控制。

  联合作战中,上述四类电磁辐射源交织在一起,特别是敌我双方在作战中激烈的电子对抗,使得电磁环境十分复杂、恶劣,对我军联合作战行动,尤其是侦察评估、火力打击、指挥协同以及防护等行动将产生重大影响。

  一是侦察的内容发生了重大变化。复杂电磁环境下作战,对抗双方将围绕争夺制电磁权展开激烈的较量,与传统的作战相比,侦察对象的种类增多,内容和性质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在侦察的内容上,不仅要侦察敌方的兵力兵器部署、阵地体系和指挥所等传统的实体目标,更要注重侦察敌方各种电子设备和装备的性能、参数和技术体制等软目标。在联合作战行动中,我应将敌军预警探测、防空反导、电子干扰、指挥通信系统等作为侦察重点,切实掌握其电子设备的性能、参数和技术体制等信息,以确保我有效实施各种软硬打击行动和信息防护行动。

  二是情报信息甄别处理难度增大。未来我军实施联合作战,空(天)基的照相、雷达、电子侦察和陆基、海基的雷达、电子侦察等远程探测手段将成为主要侦察方式,这就增大了情报信息真伪甄别和处理的难度。敌为防范我精确火力打击,将广泛开展电子欺骗,大量设置假目标,制造假信息,以隐蔽其作战部署,降低我打击效果。目前,敌军在重要雷达站附近部署有电子诱饵防护系统,并在每个雷达站添置多组雷达天线,进行快速转换训练,使我难以判定其雷达站的真实位置。强敌更善于制造虚假信息,其EA-6B 电子战飞机具有同时产生几百批假目标的能力。这使我对战场情报信息的真假判别和处理变得十分困难,从而牵制和干扰我作战行动与指挥。

  三是难以准确实时获取打击效果的信息。打击效果评估是指挥员准确判断战场形势、决定后续作战行动的主要依据。敌在遭我首次火力打击后,将会采取佯动、伪装、欺骗等措施,掩盖其真实毁伤情况;同时,加大对我各种侦察、探测和传输设备的干扰,严重影响我海空交战,扰乱我对目标打击效果信息的获取,使我难以对打击效果作出准确实时的评估。

  (二)对火力打击行动的影响联合作战中,我为减少附带损伤,提高打击效果,将主要使用精确制导武器实施远程打击。这类武器对电子设备、电子信息的支援和保障具有高度的依赖性,一旦受到干扰,很可能会出现“射不出、突不进、打不准”等情况,直接影响火力打击效果。

  一是影响精确制导弹药的发射。在精确制导武器机动、准备、发射的过程中,强烈的电磁辐射极易造成精确制导武器内部电子器件的损伤,致使制导、寻的功能失效。尤其是在发射前和发射过程中,受复杂电磁波的影响,精确制导武器还极易产生误动作、误工作,失去控制,甚至出现发射不出去的现象。

  二是难以实施有效突防。实施有效突防通常要过三关:首先是预警关。敌建立了比较完备的战场侦察、监视和早期预警体系,现有的海观通站、对空观察站、EC-130电子战飞机和E-2T 预警机具备对我实施全方位、大纵深的立体侦察、监视和预警能力。我要实施隐蔽突防难度很大。其次是干扰关。在实施突防过程中,我航空兵和巡航导弹极易受到复杂电磁环境的干扰和影响,如敌对我卫星和空中预警机、引导雷达等目标实施强电磁干扰和压制,将会对我突防的航空兵和精确制导武器造成严重影响,导致我指挥引导中断、导弹偏离航线。第三是拦截关。敌装备各型地空、舰空导弹,具备拦截弹道导弹、巡航导弹和飞机的能力。由此可见,敌完备的预警系统、较强的干扰能力和一定的拦截能力都将对我有效突防构成较大威胁。

  三是降低命中精度。敌装备有不同型号的电子战飞机和大功率电子干扰装备,其主战飞机和舰艇都装备有防卫性电子干扰设备。战时,这些装备将主要用于干扰和影响我精确制导武器的攻击。如果强敌介入,其先进的电子战飞机可使我纵深探测、制导雷达基本致盲。而我军中远程精确打击武器和弹药的抗干扰能力相对较弱,在恶劣的电磁环境中,如果得不到有效的预警引导,打击效果将受到严重影响。据有关单位实验论证表明,敌电子战行动对我引导弹药命中率影响较大,使耗弹量增加,并增大附带损伤。如果强敌对我实施强电子压制时,我空中突防率和对空拦截率将下降,使我联合火力打击能力明显减弱,损耗大幅上升,我防卫作战面临极大威胁,达成预定作战行动将十分困难。由于我主战装备抗干扰能力差,近几年的演习训练中,许多与联合作战紧密相关的环境条件涉及较少,实战中遭到敌军的强电磁干扰,我各型制导弹药的命中率将难以保证。

  (三)对指挥协同的影响。复杂电磁环境对指挥协同的影响甚大,最主要的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指挥控制的内容更加复杂。未来我军联合作战,诸军兵种在复杂电磁环境下的多维战场上,将同时进行多种作战样式和作战行动,指挥控制的内容多、领域广、跨度大。如联合火力打击战役,不仅要组织各军兵种火力打击、软硬攻击、火力打击与兵力突击等行动的协同,还增加了组织对电磁频谱的综合管控和用频武器装备电磁环境的协同等内容。据有关资料统计,未来联合战役战场1000平方千米范围内,0-500MHz的电磁辐射源可达数百个,8-40GHz的电磁辐射源数量大约有数十个。这些辐射源,既构成复杂电磁环境,同时又受其影响,只有加强电磁频谱的综合管控,才能确保指挥控制的顺畅稳定和协同动作的顺利实施。

  二是指挥协同的稳定性受到严重威胁。复杂电磁环境下作战,我指挥控制系统将面临敌硬摧毁与软攻击的双重威胁。敌不仅注重对我侦察预警和指挥信息系统等目标优先实施硬打击,更强调对我指挥信息系统实施多方式、大功率、全频段的电子软攻击,导致我指挥中断、协同失调;同时,我指挥信息系统还可能遭敌网络攻击。据资料披露,敌资讯战病毒实验室至少存有数万种病毒样本。这些,将使我指挥协同的稳定性、可靠性和安全性面临严重威胁。

  (四)对防护行动的影响信息化条件下作战,敌我双方电磁领域的斗争非常激烈,电子防护已经成为最重要的防护行动之一。未来联合作战,作战对手具有较强的电子进攻能力。其空军电子战部队装备的电子战飞机、通信干扰机、电子干扰机可在数十至数百千米范围内对我雷达进行全方位干扰;地面电子战部队装备有多种车载干扰系统,可对我短波、超短波通信实施全频干扰,距离可达数百千米;地空通信反制系统,可对我无线电通信网台、地面各型雷达实施干扰,并能实施伪冒及欺骗。如果强敌以信息支援和电磁攻击的方式实施军事干预,将对我侦察预警、指挥控制系统构成严重威胁。同时,随着侦察监视设备性能的提高,复杂电磁环境下,指挥所等重要目标的隐蔽与伪装更加困难。信息化条件下作战,强调信息与火力一体,发现即意味着被摧毁。因此,搞好电磁防护,对于夺取联合作战的胜利,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从一定程度上说,电磁防护的成败,决定着联合作战的成败。

  二、应对复杂电磁环境的主要对策要赢得联合作战的胜利,在作战指导上应确立“制电优先、稳定体系”的思想,并以此为统揽,深入研究探讨切实可行的应对之策。

  (一)在开战方式上,突然发起,重锤猛击突然性是古今中外军队战斗力的倍增器。要充分利用我军在未来联合作战中握有发起作战的先机之利,集中精兵利器,突然、猛烈地实施打击,达成战役、战斗上的突然性,一举摧毁敌作战体系中起支撑作用的信息系统,尤其是敌方的预警探测系统和电子进攻装备,最大限度地降低由敌方电子进攻所造成的电磁环境的复杂程度,首战即夺取作战的主动权。

  一是隐蔽快速集结兵力兵器。隐蔽快速集结兵力兵器,是达成战役突然性的重要前提和手段。未来联合作战中,我战略纵深打击力量机动前出、部署调整等作战行动很容易受到敌军的侦察监视,对我达成战役突然性带来很大困难,必须采取有效措施隐蔽快速集结兵力兵器。我可以充分利用敌侦察监视系统的弱点、盲点和夜间、不良天候等,采取隐蔽伪装、分散机动等措施,隐蔽集结兵力兵器;也可以演习训练和军事威慑行动为掩护,秘密完成联合作战部署。

  二是精心选择作战发起时机。开战时机的选择要精心谋划,力求出敌不意。可以通过宣布进入和消除战争状态,实施真假难辨的战备行动,制造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情报信息,造成敌心理和判断上的疲惫与错觉,在敌产生麻痹和不意之中突然发起作战;也可利用不良天候或对方发生重大突发性事件,当局无力顾及或不能作出及时反应之机,突然发起作战。三是集中使用精锐力量实施首次突击。要着眼首战最大限度削弱敌信息作战优势,瘫痪敌电磁设备系统,有效剥夺敌制信息权和制空权能力,首轮突击就要集中精兵利器,特别是集中相当数量的信息进攻武器和精确打击武器,综合运用“软杀伤”和“硬摧毁”两种手段,对敌实施高强度、精确、连续猛烈的震撼性重锤猛击,一举摧毁和瘫痪敌信息作战力量,最大限度减弱敌方电子进攻对我形成的复杂电磁环境,以产生最大的军事和政治效益。

  (二)在目标选择上,以侦察预警、指挥信息系统、电子干扰装备为首波打击重点

  电磁设施及其与之相关联的武器平台,是敌军作战体系中起支撑作用的要害目标。我要夺取战场制信息权,就必须首先打击这类目标,削弱敌这方面的局部优势,造成其雷达迷盲、通信中断、指挥失灵,电子攻防能力大幅度下降。

  一是将敌主要侦察预警设施和平台作为首选打击目标。侦察预警设施和平台是现代军队的“眼睛”,也是实施信息作战的基础,对我联合作战行动的顺利实施和武器打击效能的充分发挥将产生严重影响。因此,必须将敌预警机、管报中心、远程早期预警雷达、侦察卫星及地面接收站等目标作为首选目标予以摧毁。

  二是将敌主要指挥信息系统作为重点打击目标。指挥信息系统是现代战争和军队的控制中枢,对其实施打击,将造成敌指挥控制功能严重降低。作战中,必须选择敌指挥中心关键节点、C

  ISR 系统和通信枢纽等目标实施重点打击。三是将敌主要电子干扰装备作为优选打击目标。电子干扰装备是构成复杂电磁环境和实施信息作战的主要装备。必须优选敌电子干扰中心、电子干扰雷达、电子干扰飞机等目标实施精确打击。

  (三)在作战方法与手段上,软硬结合,多法并用针对复杂的电磁环境,在未来联合作中,必须立足我军实际,综合运用各种武器装备和技术力量,实施积极主动的信息进攻,采取多种方法与手段,软硬结合,扬长避短,综合制敌,削弱和降低敌信息优势,最大限度地减少复杂电磁环境对我作战行动的影响。

  一是火力摧毁与电磁干扰相结合。对敌信息作战的各类目标,应根据其不同性质和特点,采取不同的打击方式。如对C

  ISR 指挥信息系统,由于其对计算机网络、通信无线网络的依赖性非常强,可采用网络攻击、电磁干扰等方式进行软杀伤,使其丧失应有的功能;对大型电子干扰装备、电子干扰飞机和预警机、管报中心、雷达、卫星地面接收站等目标,则应使用巡航导弹、常规弹道导弹等远程精确打击武器实施硬打击,从物理上进行摧毁。要搞好软硬打击的配合,各种火力打击行动应在电磁行动的支援和配合下实施。根据战场实际,确定电磁干扰和火力摧毁的时机,使两种行动能够相互配合,提高软硬杀伤手段的综合作战效能;加强电磁频谱管控,避免电磁干扰行动对火力摧毁行动的影响,并确保火力摧毁行动的用频需求。

  二是远程火力打击与特种作战相结合。联合火力打击作战中,主要是运用战役战术导弹、航空兵和海军远程火力对敌特定目标实施突击,为提高打击效果和及时准确地进行侦察评估,应使用特种作战部队辅助、配合打击行动,实现兵力与火力的有机结合。特种侦察与评估,将是联合作战中我远程火力打击效果评估的重要手段,应精心组织好特种作战力量对重要目标的打击效果进行抵近侦察与评估,以弥补我远程侦察评估能力的不足。同时,兵力打击可以作为火力打击的补充,某些特定目标使用火力不能有效摧毁,需要使用特种作战部队进行攻击,如位于火力打击死角、具有坚固防护的指挥信息中心、位于地下工事中的重要电子干扰系统等。

  三是高技术手段与传统的方法手段相结合。未来联合作战,我们既要集中使用先进的信息化作战手段,同时也不应忽视传统的作战方法和手段。这不仅是因为我精确制导武器数量有限,需要靠大量普通弹药发挥作用,更重要的是如果强敌实施信息支援,将使我数量有限的信息化武器装备和指挥控制系统的效能大幅度降低,甚至可能无法使用,最终导致我难以掌握信息优势。所以,立足最复杂最困难的情况,我们仍然需要运用传统的方法手段实施指挥和作战。从近期几场局部战争实践看,一些传统的作战方法手段,在信息化条件下仍能发挥重要作用。如科索沃战争中,南联盟军队面对北约高强度的空中打击,利用地形和植被隐藏兵力兵器,利用机动规避打击,利用制造烟尘等方法干扰敌方的侦察与制导,运用有线和接力通信传递信息,大大降低了北约空袭效果。因此,在注重发展和使用先进的信息化指挥系统和武器装备的同时,也要有使用传统的方法与手段进行作战的准备。特别是要注重创新发展那些运用简便、受电磁环境影响小的方法与手段,确保在最困难、最复杂的情况下,仍然能够不间断地实施指挥和作战。

  四是进攻与防护相结合。在我军未来实施的联合作战中,敌必然利用其电磁方面的优势,在强敌的支持下全力对我指挥控制中心、侦察监视系统、信息化武器平台等重要目标实施攻击。因此,我既要坚持主动进攻原则,又要积极做好防护准备。首先,要尽量减少和严格控制重要目标电子设备开机的时间,避免敌军通过电子侦察获知我电磁信息和位置等情报。某些关键电磁目标可以从频率和设备上建立隐蔽备份机制,做到平战有别,使敌平时侦察到的我军训练、战备所用频谱和电磁信息与战时不同。必要时启用隐蔽频率、备用系统,确保关键电磁目标的不间断运行。其次,要尽可能对重要电磁目标进行物理屏蔽,并尽量转移到地下工事,降低敌对我重要目标软硬攻击的效果。再次,要隐真示假,对需要保护的目标进行变形、伪装、改变电磁特性和设置假目标等,使敌侦察监视系统即使发现这些目标也不能进行正确的识别,达到保护真实目标的目的。

  (四)在谋略运用上,灵活采取欺骗、佯动策略在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中,战场透明度增大,给传统的谋略运用带来了许多新的挑战,然而,这并没有排斥谋略和降低谋略的地位作用。特别是在我军武器装备不占优势的情况下,更要注重通过灵活的谋略运用,准确掌握敌指挥控制系统和重要武器装备的电磁信息,使我方在争夺制信息权乃至争夺整个战场主动权的斗争中占据优势地位。

  一是实兵佯动诱敌电子目标暴露。在平时或局势紧张时实施一系列经过精心安排的动作,引诱敌暴露其电磁信息。可以组织非参战部队进行战机转场,将部队部署到敏感地区,举行有针对性的诸军兵种联合演习,出动先进武器装备训练,通信系统频繁通讯等活动,诱使敌开启侦察监视系统对我进行监视,武器装备进入战备状态,我则趁机收集其电磁信号和相关信息。

  二是“重兵压境”迫敌防空预警雷达开机。敌为防止我对其信息系统和信息化武器平台的软硬杀伤,可能采取不开机、压缩开机时间、设置假电磁信号等方法保护其电磁信息秘密,使我平时很难侦察到真实的电磁信息。对此,我可在局势紧张时,摆出强硬进攻姿态,逼迫敌作出反应。通过出动新式战机逼近或越过相关地区、海军舰艇实施巡逻、对相关地区发射导弹等方式,迫使敌侦察预警系统和武器系统开机工作,捕捉其重要目标如预警机、防空导弹、先进战机、地面预警雷达、海军先进舰艇的电磁信息,掌握其工作频率、波段、电磁信号特征、部署位置等。

  三是伪装进攻骗敌电子设备开机。充分利用电子战技术,对敌发动电磁佯动攻击,如小分队以大部队的番号使用大功率电台联络,对敌C

  ISR 系统和武器系统实施干扰,使敌产生误判,为抗击我军可能的打击启动相关的武器系统,暴露其真实的电磁信息。

  通过一系列欺骗和佯动谋略,及时获取敌电磁信息,尔后,根据其部署位置、防护程度、自身特点,结合我高技术武器装备性能、参战部队的特点,分别或综合使用电子进攻、火力毁伤、特种袭击等手段,有效打击敌电子装备和信息系统,有效夺取信息优势,掌握战场主动权。

  (五)在作战指挥上,坚持集中指挥与分散指挥相结合稳定的指挥是作战行动顺利进行的基本条件。未来我军实施联合作战,强敌的介入是必然的,且最大可能是利用其信息作战优势,对我侦察预警和指挥控制系统实施软攻击,导致我指挥中断。因此,应在保证达成作战意图的情况下,坚持集中指挥与分散指挥相结合,充分发挥分散指挥的灵活性和有效性。

  一是作战指挥方式的统分结合必须符合作战总的意图和计划。在战役准备阶段,应依据总的战略意图和作战目的,制定统一的作战计划。作战中,对于能够影响战役进程和结局的主要作战行动和重大突发事件,应以集中指挥为主,充分发挥诸军兵种的整体合力。即使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各级指挥员必须坚定围绕总的战略意图,以积极的作战行动,保持作战的整体性和协调性,确保实现统一的作战目的。

  二是充分考虑战场的可能情况灵活制定多种预案。为适应战场复杂多变的形势,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在拟制作战计划时应立足最困难、最复杂的情况,如强敌不同程度的介入、我军指挥中断、重要作战行动遭受重大挫折等,制定多种方案,进行多手准备。同时,在计划中还应留有一定的余地,使指挥员拥有必要的预备力量和预备资源,以便处置超出预案的突发情况。

  三是根据战场实际情况主动果敢地实施指挥。当我军指挥控制系统受到攻击而导致指挥中断时,下级指挥员应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利用本级的情报侦察系统收集战场情报,在对战场情况进行综合分析的基础上,主动、果断地实施指挥。当战场情况没有发生根本变化时,即便指挥中断,也要坚决按计划实施。当战场情况发生重大变化时,要围绕实现总的意图,机断行事,设方想法努力实现既定作战目的。

本文链接:http://18phonesex.com/fanganrao/362.html